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奇葩说制作团队

2018-11-05 21:46:37

《奇葩说》制作团队

新浪科技 刘璨

络自制综艺节目最近悄然火起来了,各大视频站纷纷推出自己的综艺节目,如优酷的《男神女神》、爱奇艺《奇葩说》、腾讯视频《你正常吗》等。

其中《奇葩说》在播放量与关注度等方面表现非常抢眼。该节目是2014年爱奇艺打造的中国首档说话达人秀,由高晓松和蔡康永担任团长。目前《奇葩说》总播放量已过亿,微博阅读量破10亿,百度指数从500升至153527。

有评论说,络自制内容正在由粗制滥造的1.0时代迈向精细程度与电视节目相媲美的2.0时代。此外,络原创内容也在推动着广告投放模式的进步。更重要的是,络内容在用户反馈上更快、节目调整上更迅速、内容更新鲜贴地气。

娘子军团

奇葩说目前的制作团队为30人左右,男女比例为1:2,其中四名核心导演均为女性。

如果非要说出女生的优势,《奇葩说》制片人牟頔认为她们在内容的要求上更为精致,对于某一个口气的衔接,她们都会在剪辑上来回修改好几遍。

《奇葩说》岁观众的比例为86%,这个节目的每一个辩题也都产自于这个年轻的团队。他们会先各自列出一些脑洞大开的题目,内部筛选一轮后再经过上的投票,最终决定那些作为最终的辩题。

他们会避免一些太过严肃与争议的话题,比如“独生子女该不该把父母送到养老院”。他们觉得这个话题太严肃,并且也触及到自己内心对于爸妈的情感。他们觉得虽然这个题目上投票很高,但也不会为了讨好观众便采用这个题目。

此外据了解,目前这个团队的大部分成员来自于央视节目《喜乐街》,其中的几个核心成员在《梦想合唱团》推出初期便有合作。

牟頔回忆说当时团队来爱奇艺的时候她只提了两个要求,一是必须整个团队过来,二是待遇要不比以前差。而团队成员跟随她的决定也在一个晚上的烤串聚餐之后,便当晚拍板。

牟頔要求整个团队跟随的原因是她认为综艺节目能否做关键在于团队班底。

另外,她觉得这个团队的特质更符合互联,而在之前的传统平台他们的团队在各方面都有着很多的不适。“这不是一天两天的爆发,其实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她说。

辩论要么走极端 要么死

《奇葩说》热门选手马薇薇的观点被导演团队广为认同。马薇薇认为辩论要往两个极端发展,要么是纯学术型辩论,要么往大众娱乐上发展,要不然真的就死了。

《奇葩说》的立意也是以一个比较有趣、正能量的方式,赛制尽量简化,给选手更多的空间。

实际上,这种以辩论为主题,又不遵循传统辩论形式的综艺节目并没有可以模仿借鉴的对象,他们每走一步都是在摸索。

据了解在开始寻找选手的阶段,《奇葩说》制作团队一直游走在辩论圈周围,不被接纳。这个比较小众的群体认为这个在他们看来有些神圣的活动被“庸俗化”了。

后来通过获得辩论界三位领军人物的认可与参与,他们才开始慢慢进入了这个圈子。节目的播出也让这些人发现,辩论也可以这么玩,并且很开心。

广告更露骨 也更被用户接受

看过《奇葩说》的人可能都会了解,节目里关于广告的内容一点不隐讳,甚至在节目半途也会被拿来调侃。

最近一个比较明显的变化是,用户对于广告的反感正变的没有那么强烈。从《中国好声音》的华少念广告词被友模仿比拼语速开始,广告也开始成为一个有趣的看点。《奇葩说》说中的“喝了能活到99岁的莫斯利安”广告词被主持人说出来后也多了一份幽默调侃的味道。

《奇葩说》里的这些广告词也是由这些制作团队一手包办。包括冠名商美特斯邦威的广告语“不走寻常路的国民大品牌”,之前曾被提议“时尚时尚最时尚的国民大品牌”。

牟頔说赞助商也有过中间硬插一段广告的想法,但他们会想方设法让它变得好玩一些。

初期招商并没有那么顺利

在节目热播后,《奇葩说》获得了品牌的追投广告。不过在宣传初期,他们的招商并不顺利。

在牟頔看来,现在的视频投放已经变为内容逻辑,但实际的投放上还停留在商业逻辑中。

商业逻辑是靠模型来算总价,通过播放量、点击率等数据来计算,但这套逻辑不包含内容附加值。而内容逻辑看的更多的是百度指数、微博指数,是需要有懂内容的人去评判这个节目会达到的影响力。牟頔解释说。

牟頔提到在招商时曾遇到过某品牌,其品牌总监认为这个内容很好,也认为这个节目会火,但他的顾虑是它是络独播,且没有先例,不敢放手去投。也有人曾质疑过《奇葩说》的名字会不会很负面。

经过几轮失败的提案后牟頔发现,客户不是对这个节目形式不认可,不是对高晓松不认可,而是对纯综艺的价值没有信心。

这种怀疑可能就意味着机会的错过,比如《爸爸去那儿》第一年冠名权2800万,而第二年直接飙升至3亿。999感冒灵第一年只用了第二年不到十分之一的价格。

不过牟頔也承认这里面会有赌博的成分,毕竟对于内容的判断是一种很直觉很感性的东西。她认为在评判上首先应该看基础的数字,而在内容上也有可以量化的东西,比如节目的四个嘉宾性格是否互补,这很大程度上决定的节目能否火起来。

“如果请了四个大腕全都是一线明星,但都是高冷型不爱说话,那这么节目就火不起来。” 牟頔举例说。

“感觉像是小猴子来到了森林打滚”

“工作以来,终于有了一种小猴子自由自在在森林里翻跟头的感觉。”

对于来到互联视频公司做原创内容的感觉,导演之一李楠楠如是说。她说在以前的创意总是会被否认,而来到互联公司之后,所有创作的灵感都会百分之百的实现。

互联平台相比传统平台给予了原创内容更大的空间,对《奇葩说》节目本身络评论也多为言语犀利、开放、无节操为主。

作为制片人,牟頔的感觉是在络上做内容每一期都在试错与纠错,而在传统平台一次调整往往要在一个季度节目结束之后。

在内容上,她觉得《奇葩说》是披了娱乐的外衣,但观众看完后能各自悟到一些人生的道理,而不是披了一个人生道理的外衣做娱乐。

湖北白麻
钢板网
代理捕鱼游戏平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